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2016·尾聲

人生嘛,就是要好玩!


2016嗎?
不知道應該說終於結束了,
還是說終於還是結束了。

我相信每一年對我來說都是意味著一種成長。
今年嘛,
對我來說是一種見聞上的成長。
這一年,
因為某些原因,
見識到了很多自己領域外的見聞,
同時也經歷了很多一般情況下的我不會經歷的事情。
我能說學到的東西很多都是自己意想不到的。

所以這一年,
我會以“學”字來總結我的2016,
意味著自己開始學著離開自己的舒適圈,
開始做自己以前認為做不到的事情。

2016年,
應該也是我大學生涯的轉捩點吧!
不過不是只知什麼學習了、經歷了、長大了、學乖了、變懂了的轉捩點,
而是從較為輕鬆開始轉入繁忙的轉捩點。
接下來的三個學期一年半,
相信自己一定會忙得不可開交。
特別是下學期,
將會同時忙著好幾件事情,
學業課外活動社交,
還有很多很多。。。
所以,
祝福我吧~

好吧!
2016,
來報點好事和經歷吧!

一月:結束了第一學年的第一學期的學業。成績沒有算太差,所以就。。。科科!然後就回家過年囉!雖然在那之前,還跟朋友一同到槟城探險,好好玩了一整天。


二月:參加了兩場同學會,中小學各一場。和朋友好好聚了一番。也跟進了各自的進展。雖然還是有些朋友無法出席,不過已經很滿足了(其中一場有份籌備的說)。新年才開始不久就又回到了大學繼續第二學期的生活。學的東西大部分還是之前學過了,所以其實和滿輕鬆的。
中學朋友的聚會:就是要拍四年前,四年後

小學朋友聚會:老友鬼鬼、兼女神、兼...
三月:Math Camp,類似數學培訓營的活動。主要是用創意的方法來教導及灌輸小學生們數學的知識和運用,及提高他們對數學的興趣。兩天的活動閉幕時其實還有一點感動,差點流淚了呢!三月正式開始了我作為postcrosser的生活。從這裡想在收集明信片的同時,了解一些國外的事情,同時也回顧一下用筆寫信的感覺。

Image may contain: 34 people, people smiling, indoor
Math Camp 與同學們的合照
四月:Math Quiz,也是數學學會的常年活動之一。其實和國內外的數學比賽雷同。程度上嘛。。。以馬來西亞來說,大概就是AMC以上吧!對我來說特別的是,這一次我從習慣當的解題員晉升成了出題人,嘗試了出題的苦與樂。

Image may contain: 12 people, people smiling
Math Quiz 成員合照
五月:陪同朋友去參加了日語演講比賽。當然我的身分就只是陪同.哈哈!這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個參與的與日本相關的正式活動。嘗試到的是在不依賴字幕的情況下,我究竟可以了解多少日語。同時也看見了本地人其實對日語還算是蠻熱忱的。

朋友演講前於Bayview Hotel的合照
六月:第一次自行報名、付費、策畫到UTAR去參加數學比賽。在巴士站的一切活動都是匆匆忙忙的,感覺好像有點策畫不周。不過算了!雖然沒贏獎,不過還是好玩。也感謝朋友當時的幫忙,不然可能就要住在又遠又貴的酒店囉(明明是考試周不過還是跑出去玩了)!
學期結束了,這學期做了好幾個日語短片。第一次嘗試拍設計製作短片。不過也盡力了。好像把software裡的功能都用盡了~在這裡和大家分享:
Jelutung Night Marke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r4XjMNc-w&list=PLBiyCYwKztKBVpkfotda330oFUUqdpXVY&index=4
2016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Bf8stHXEfM&t=85s

UTAR 前的合照
七月:第二學期放假,朋友到吉打玩,所以就帶他到了各處找吃。雖然很多帶他去的地方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去就是了~然後又是一些小聚會。主要都是一些在國外讀書難得從國外歸來的朋友。和他們秀了秀我那爛得可以的英文。

八月:以Senior的身分出席了中六Senior-Junior分享會。分享的東西不多,多數是到大學去要準備的東西和一些要注意的事項。然後就好好地在學校周圍走走,看看學校的變化。唯一可惜的是因為是周末,再逢放假,所以幾乎沒有遇到幾個老師罷了。話說今年會到USM的吉華Junior還滿多的~

九月:升級成為爛Senior一名。籌備了一些些和Junior之間的一些活動。雖然多數計畫都是搖搖欲墜的,不過在大家的幫助下還好都勉強成功罷了。然後身為Math Quiz Question Department的頭頭,我就硬硬招人加入這個部門就對了~

十月:偶然的情況下九月參加了OMUA 2016(明明就只是大學題目拿來作比賽而已)。然後就無緣無故和三位Senior代表學校去KL參加決賽和頒獎禮。學校sponsor下KL兩趟,真好。十月也第一次狠下心來,徒步從USM走到Jelutong,再走回來。可惜的是選的出發時間是after lunch,所以找吃任務有點不成功就是了(雖然還是找到一些好吃的。)。
參賽者全體照
獲獎學校合影

USM 獲得團體第一名


十一月:學校舉辦了Sakura Week,也就是日本文化節,為期三天。幾乎每天都到那裡玩。學了點和日本文化有關的知識,還吃了免費壽司。哈哈!這個月的成就:製作了一個大棋盤,供教學使用;也接觸了“清醒夢”的概念,想嘗試做清醒夢但沒成功(好吧!對我這個不做夢的人來說的確有點難。)。所以還是從記夢開始吧!

十二月:又一個學期結束了。結束前的這個月還和朋友出去看了戲。就是強忍著不看槍版《你的名字》。就是到電影院看才好看。也還好,的確值回票價了。沒想到故事是這麼連結的。(=P)最後一天前就把Core paper都考完了才抽出時間來寫這個的(而且最後議長好像搞砸了哈哈!)。明年起就是大忙年啦。就希望明年對我好一點吧!>。<

堅持是好事不過。如果你得過分堅持會對其他人帶來不便,那就不好了。
共勉之~

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2015·尾聲


很快的,
一年又到了尾聲。
又到時候來這裡回顧一下自己這一年內的經歷。

每一年我都給自己找一個年度漢字,
當然今年也不能例外。
我認為,
今年最適合我的漢字應該就是“新”了。
今年的我嘗試了很多新的東西,
交了很多新的朋友,
也有了很多的體驗。

我不是一個貪新鮮的人,
不過當那新鮮的東西讓我覺得好玩的話,
我會捨得花心思、花時間在它身上。
也許是因為這樣,
一整年都在嘗試很多新鮮的東西,
所以今年對我來說才會過得特別快吧?
說真的,
今年可以說是這二十年來唯一一年,
我始終感覺到時間過得很快,
甚至有種“一不小心就過了一年”的感覺,

總的來說,
今年過得不錯,
希望明年也可以讓我從中學到更多新的東西。

一月:又回到了學校,不過這一次是以不同的身分回去。當一名臨時教師給我的感覺和學生是不同的。還記得朋友說的,我們這些當臨時教師的就像足球一樣,哪裡需要你就把你踢到哪裡去,不需要你後就一腳把你踢走。太搞笑了。

二月:農曆新年的季節,和往年不一樣的是,一直說像在新年時出門玩的老媽終於說到做到了。農曆初九到了升旗山一趟。給第一次上升旗山的我,感覺其實還算不錯。同一天,STPM第三學期的成績出爐了,除了數學和化學,基本上都是預料之外的成績。不過單憑成績這一點來講,3A1B+1C。還算滿意。

升旗山。

三月::又回到考試的季節,應該說是重考的季節,而且還是在教課之前重考。最後一次了,不過也沒什麼準備到,但還是把普通試卷的成績拉了上來(C變A)。所以整體成績也從3.92變成了完美的4.00。月尾,最後一次的頒獎日,發現能和朋友聚在一起的時間開始變少了。所以最後也瘋狂了一次。GST前夕,也買了一台新的電腦,準備帶去大學(過後聽朋友說起才知道,買到的這一台電腦好像物超所值的!)。
唯“六”上頒獎日的中六男人。

四月:又是一個和平時一樣的日子。不過叫了三個月的書,發現其實和自己不一樣年代的人溝通其實還滿有趣的。特別是年輕的一代,他們很多時候會有許許多多千奇百怪的想法,搞得你不知道是要哭還是笑。

五月:到了學校的考試月,忙碌於批改考卷。一個人教七個班級,一班40多份考卷。先不說還有幾班是有作文題目的,改起來說真的還是有點吃力,同時,傳來了學校牌樓即將被拆除的消息,引來許多校友回去拍照留念。當然,我也不例外,也約了朋友會去拍拍照。畢竟它是陪伴了我們度過了中學生涯的標誌啊!
朋友與牌樓。
六月:學校教師節,遲來的教師節。這一次也和往常的身分不一樣。以教師的身分參與的教師節,感覺也和學生時候不一樣。更沒想到的是,身分對調了,竟然還有禮物收!唯一遺憾的就是教師節後不久就需要和學生們道別了,因為教育局派了正式老師過來了。
教師節禮物。


和colleague們的合影。
七月:不當臨時教師後開始當起補習老師來了,教的是中六理科和初中數學。發現不當臨時教師後時間反而變多了許多,時間也變得比較自由一點。這樣也好,多出來的時間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結果就把很久以前的pokemon卡“解剖”了一下,做成3D卡。

DIY的3D卡,感覺還有待進步。

八月:收到了入學通知書。其實得了三間大學,都是數學系。因為之前做過了一些調查,最終還是選擇了理科大學。然後就開始忙碌於準備入學用品,繳交學費等等,忙忙碌碌地就到了約為入學的時候。在套朋友說的一句話:“國慶日,人家慶祝獲得自由,而我們就在這一天失去自由”。
理科大學宿舍區,簡稱RST(我住的是Restu)。
九月:正式開始了大學生活,認識了許多不同性格和類型的人。數學系的前輩們都很好,而且剛入學不久就有了數學系的聚會,就和前輩們一同到宿舍外過夜,然後交換意見,給予溫馨提醒這樣的。有幸的是,一同出街時居然還在商場讓我們遇見本地藝人,然後還和他合照哩!
和本地藝人Rickman謝承偉的合照。
十月:上大學之後才發現,中學時期經過的事情很做時候可以在大學時期派上用場。不過如果在中學時期沒有經歷過的話,還是可以在這裡學習,不過就會慢人一步。在這裡也才發現,很多事情和中學時期是不同的,所以要從新適應:要籌備活動不是一天兩天的是,而是要幾個月,甚至半年前就要準備好了;活動要搞就要搞到最好,等等。

十一月:不知不覺中就要結束了第一學期。這時候回了家一趟,結果就被買了台新電話。然後也參加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馬拉松賽。雖然只是短短八公里,不過也有了第一次(印象中應該是吧?)露宿街頭的感覺。

十二月:傳說中的study week.和聽說的一樣,study week果然不是用來study的,而是用來玩的。也就這樣,即使到目前為止已經考完了一張試卷(過後還有四張,都在明年),卻一次書都還沒碰到。不過呢,這禮拜玩的也玩得很盡興,只能說沒有辜負study week啊!

人生中面臨新的挑戰的時候,不要害怕,因為那同時也以為這是你學習新的知識,並且讓自己進步的時候。
共勉之~

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我该如何存在(转)

影像摘自网络
这是一篇我个人蛮喜欢的讲演,
主要的原因是她说出了某一个层次的我,
所以特意找出了其演讲稿,
转发到这里和大家分享。
     在我们河北农村有一种风俗叫起丧,起丧是什么意思呢?我在童年的时候看到过一次,我们村有一个老太爷去世了要下葬,然后需要把他过世了二十多年的前妻,然后挖出来跟他合葬,村里的人就去围观,我就看到他的子孙在地上挖了三尺深去仔细地搜索,一个死去了多年的人的残骸,只找到了几颗牙齿,还有一缕头发。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看到人死后多年的样子,也是我第一次去认真地思考死亡这件事情,那天晚上我就静静的躺在我妈妈旁边等待入睡,我就想我不知道我会在哪一天死去呢,可能是我八十岁生日的那一天,那我今天晚上闭上眼睛我明天早上醒过来,我可以活的就少了一天,那我今天晚上必须得做一个梦,这样我今天晚上才没有浪费,然后我就摸摸我妈,她比我要老很多,她的那一天会更快的到来,然后我们也会只剩下几颗牙齿、一缕头发,然后彻底消失,日升月落,斗转星移,一切照旧,就好像我没有存在过,我特别害怕,那样悄无声息的死去,所以小时候老师问我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说老师我的理想是千古流芳。
     我那个时候觉得人生的意义就是成为最成功、最有影响力的人,做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我对自己特别狠,逼着自己去努力,我那时候冬天早上起不来,我就在床边放一盆水,放一个毛巾,第二天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就把冰毛巾啪地一下糊在脸上,立刻起床去学习,但是我没有坚持到现在为什么?因为长期的那种反人类的强度之下去忙碌,我慢慢的觉得很疲惫,孤独,不快乐,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们不是活给别人看的,我们是活给自己的,我们拿别人的赞美和铭记来凸显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存在感未免太可悲。但是呢,时间在马不停蹄地向终点飞奔,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才算没有浪费生命,鸟生下来就是捉虫迁徙,鱼这一生就是游来游去,作为一种更高级的生物,我们人类可以选择跟创造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自由让我们很为难,因为生命就好像是上天借给我们的一副积木,无论我们把它搭造成什么样子,它都会收走,我们会失去一切,我每次跟我的朋友去讨论这个问题,得到的结论都特别悲观。相对于这茫茫的宇宙,我们是一颗微不足道的灰尘,相对于死亡,我们的生命可笑的像一场幻觉,或许,或许人生根本就没有意义,重要的是此刻的感受,人生也没有什么结果,我们要让过程快乐,突然发现原来那句话就是真理,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可是过了几年我又困惑了,是不是只要快乐就够了。我大学的时候最流行的就是dota,我当时的男朋友最爱的不是我,是dota,如果他父母留给他一笔钱,他可以一辈子都开心的打dota,我想可能快乐也不仅仅是及时行乐那么简单,无目的地随心随遇地生活,只会增加我们的虚无感,一点都不会减少对死亡的恐惧。我们不应该因为生命的无常就放弃追求,坐地享受,相反的,我们更需要有一个追求来帮助我们减少对这种无偿的恐惧,只是这个追求它不是简简单单的屈从于欲望,成为它的奴隶。
     亲爱的各位朋友,各位导师,我不知道你同不同意我的观点,人到底要如何存在,但是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为死亡做最充足的准备,不是去准备一个盛大的葬礼,而是去准备一个值得一活的人生。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我,不管他做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也不管他活多少岁,也不管他甘不甘心,他总是会在确定的某一天死去,你跟我,我们都没有意义,但是我们对彼此有意义,人生毫无意义,但我希望它会满意。

2015年5月31日星期日

领袖

图片摘自网络
首先要先声明,
这里指的领袖不是带领着团队度过重重难关的人,
而只不过是下达命令的人,
不管他是朋友、前辈、上司还是什么都好。

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领袖,
或者更准确的说,
很多时候我都没有自己的主见,
或是对自己的看法没自信。
所以,
有时候还蛮羡慕那些有领袖风范的人。
在我的观察下,
我发现身边有很多人,
即使你不认识他,
他也总有一种气场能够让你相信他可以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
而且往往他也的确做得到!

然而,
有些人虽然有着领导能力,
却选择不当领袖。
我的看法是:能者多劳。
由于他们不想多扛起一些额外的责任,
便努力的避开了“能者”的角色。
不管怎样呢,
既然出现了能者想当不能者的情况,
自然而然也会有不能者相当能者的情况,
而这种情况在我身边已经发生了好几次。

也许有些人是有领导的能力,
却不一定是个好领袖。
他们有本事快速地了解事情的发展,
有本事在任何情况下都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
并把事情解决,
但他们做出的判断却无法说服其他人,
又或者他们下的指令无法让人信服。
打个比方,
如果说一名老师是我所谓的领袖的话,
那刚才指的将是给了指令学生却不跟随的老师,
或是学生只因害怕而跟谁指令的老师。

对于这些人,
我有自己的一个称呼方式:
“people who cannot lead but still want to lead”。
也许同一个指令,
换了一个方式,
换了一个执行者,
或是换了一个语气,
只要好好地表达,
常常往对方的角度去思考,
再怎么难以接受的指令都有可能让对方很好的接受。

“领袖如果无法让人信服,那不是领袖,那是支配者。”
共勉之~

2015年5月30日星期六

焚烧

图片摘自网络
前阵子放学回家,
一路上对一些事情非常敏感。
我开车的时候有一个习惯,
就是喜欢开着窗口,
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觉得窗外的空气给我的感觉比车内的冷气好得多。

好吧!
回归正题,
这段时间我发现的是:
很多人喜欢露天焚烧垃圾,
还是说这是马来西亚的“风俗习惯”?
不过那些特别吸引我的注意的。
是那些住在马路两旁的人家。
毕竟开着窗口开车,
烟味一直扑鼻而来,
导致我一直把窗口开开关关的,
特别讨厌。
所以过后一旦有人焚烧垃圾,
我的神经就会突然变得敏感起来。

其实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人们要焚烧垃圾。
这世界上明明就有一个东西叫垃圾桶,
它的责任就是帮我们收集垃圾;
还有一个东西叫垃圾车,
它是会动的,
任务是把我们的垃圾运到另一个地方处理掉;
更有一个到处都能看见的地方,
就垃圾场,
是帮我们收集一些体积比较大的垃圾的地方。
再加上电视上、报章上、网络上、甚至学生时代的课本里,
到处都在宣导着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而不焚烧垃圾正是保护环境的最佳方法之一!

不说焚烧垃圾,
其实我也不明白现在的华人文化。
我其实不是想反对什么,
不过我个人认为至少烧纸文化是不应该存在的。
也许是为了提升某行业的就业机会或收入,
但这种以导致环境为代价而赚到的钱,
他们能赚得心安理得吗?
至少我不能。
我认为这种金银纸的起源多半是因为早前一些商家为了赚钱的小把戏,
因为在我认知里的中华文化,
或准确的来说是佛教徒是没有焚烧金银纸的。
不管怎样,
我认为贡品文化就还好,
虽然无法确定先人们是否真的能够“吃”到那些食物,
但至少到最后它们没有被浪费掉。

说了这么多,
这些今世我因为有人焚烧垃圾而产生的突发奇想,
毫无冒犯之处,
如有得罪,
请多见谅。


“世上的东西日愈增多,因此好的东西应该被保留,而不好的,应该慢慢淘汰。”
共勉之~

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

說話

圖片摘自網絡
最近在學校當臨時教師,
教的是中一道德教育。
其中就教到了"守信(Amanah)",
課文上說到:
有信用的人會用於承認自己的缺點。
那時我就要求班上的學生提出自己的缺點,
而學生則要求我先說出自己的缺點。
因為教了五班,
說了五次同一個故事,
所以記憶還算清楚。

那時的我是這麼說的:
每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缺點,
我也一樣。
可是這一次我要談的是比較多東西可以講的缺點。
不過我相信我說出來以後會有很多人不相信。
我個人的缺點就是,
不敢在大眾,
就是很多人的面前說話。

很多學生就開始質疑,
因為那時候上了幾堂課,
而幾乎每一堂課都是從開始談到結束,
幾乎沒有任何異常。

然後我繼續說:
我相信這不只是我個人的缺點,
甚至你們,
或可能是大部分馬來西亞的人的缺點。
這是因為我們害怕錯誤,
特別是在我們面前如果有一個可能比我們更厲害、更有知識的人時,
我們就會不敢提出自己的觀點,
即使那觀點是絕對正確的,
害怕自己的觀點不被對方接受,
甚至還會被反駁,
最後導致自己在大眾面前丟臉。

之後我引入了一個故事:
在某一所大學里,
有一個數學系教授。
他第一天上課時就在黑板上寫出大大的"1+1=?",
然後問:"有誰知道這一題的答案?"
台下的學生大部分都是數學成績頂呱呱的,
看見教授問了一個連小學生都會的問題,
開始議論紛紛,
可是就是沒有人說出答案。
難道一個連小學生都會的問題難倒了數學系的大學生?
其實不是,
這只是因為他們認為教授的知識比他們多,
不可能會問出這麼簡單的問題,
所以那一個題目應該有別的解法才對。
可是他們忘了,
很多時候很多問題,
答案其實很簡單。

我接著說:
其實我真正開始克服這個問題是在中六的時候,
所以現在還是屬於克服的階段,
如果突然要我在一個大舞台上講個幾分鐘,
那我可能就不行了。
那時候為了應付馬來西亞大學英文考試說話試卷(MUET Speaking Test),
沒有辦法而必須嘗試逼著自己克服,
雖然最後考試出來說話的成績也沒有比其他人理想就是了。

然後我又說:
也許你們現在看到很多人能夠很流利地在說話,
可能是某某集團的創始人、哪一國的首相、誰誰誰的宴會主持又或是街頭或商場叫賣的人,
可是我們不知道他們的過去,
部知道他們經歷過什麼、克服過什麼。
也許他們想你們一樣曾經也有過一段不敢開口說話的歷史,
然後因為某種原因別無選擇必須逼著自己習慣說話呢?
也許我們人類就是這樣,
看到別人成功的結果就會羨慕,
然後說上天對我們不公平,
可是我們看不到的、而我們也可能沒有作到的,
就是和他們一樣努力的過去。
所以,
什麼時候發現並不重要,
只要發現了自己有缺陷,
而且又可以改掉那個缺陷的話,
有心改永遠沒有太遲的時候。

"如果你不勇敢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其他人就不會知道你在想什麼,然後就會認為你知道他在想什麼,最後造成許許多多的誤會。"
共勉之~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圖片摘自網絡
我是一個不常作夢的人,
有或許是我作了夢卻忘了吧?
不管怎樣,
今早就"久違"地做了一個夢。

我覺得很多夢境都是匪夷所思的,
可是我們當時卻沒有發覺,
只在醒來後才察覺剛剛得美好或痛苦原來只是南柯一夢。
我的夢也是如此,
首先是陌生的親戚出現在家中,
然後是毫無預兆的突然死亡,
接著是不合常理的舉動,
再來是說下就下得大雨,
還有是不該在此的人的出現及暈倒,
最後是不符邏輯的時間軸。
這一切一切就好像夢一般(啊!那本就來是夢!)。

我想說得是,
很多時候即使我們正處於夢境,
也許在那之前我們是知道的,
不過當我們真的身在其中,
不管發生的事情多麼匪夷所思,
我們卻認為那才是現實。
也許我們無法像《盜夢空間》裡的主角一樣在夢中保持意識,
也無法在夢中"創造"出自己想要的事物,
但我們往往就嚮往著那夢中的世界,
就好比我們在作了一個自己喜歡或非常有趣的夢後,
就會希望隔天能夠夢境重演,
因為每一次的夢裡,
我們都會覺得有很多事情作得不好,
會一直想:如果能重來,
我一定能把它變得更完美、更精彩。
不過事情往往就是這樣,
即使我們成天把自己困在夢境中,
我們也無法再作會同一個夢,
唯有讓它成為美好的回憶,
然後慢慢地隨著時間而流逝…

生活不就是這樣嗎?
很多機會就只出現一次,
我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以什麼形式出現,
但我們唯有好好地把握這個機會,
不管結果是怎樣,
我們都能把它當成人生中的一個經驗。
機會往往都只有一次,
發現它、爭取它、把握它,
這樣我們才不會後悔。

"當我們處於現實時,認為它是多麼虛假;
當我們除與夢境時,卻認為那才是現實。"
共勉之~